新聞標題

 【青春快遞升級版 TOP PEOOPLE(版權所有)】2000年二月號

Top people二月號

文/守文塵沙,採訪/JONJON,攝影/黃建昌


我愛過江蕙一輩子不變(明星會客室)

   入夜後,TP的採訪小組走進攝影棚。拍了一整天宣傳照的江蕙,正接
   受電視台採訪,侃侃談著今年的計畫與專輯的期許。印象最深的是,強
   打起精神的江姐,幽默地說「每次過年都不能免俗地要回答這個問題」
   無可奈何地笑了一下後,繼續說:「今年的新計畫,遇到出專輯,當然就
   是希望專輯大賣嘛」就是這樣的坦誠直率,像是歌聲中的感情,就是江蕙


挑戰國台語


  江姐的台語歌無庸置疑,曲曲動聽。像早期的「你著忍耐」、「白色的愛」、「孤愁人」等膾炙人口的歌曲,聲聲表達出了台灣女性的堅強,唱片走紅大賣的「酒後的心聲」、「感情放一邊」、「苦酒的探戈」、「愛不對人」、「等待舞伴」、「半醉半清醒」等專輯,更是深刻描繪出現代台灣女性的感情世界,真的讓聽過的人,感動再三。難怪有人可以不買台語專輯,但不能不聽江蕙的歌。


  這麼說或許並不誇張:江蕙是用聲音征服了全台灣人的耳朵。現在,她將接受更大的挑戰,為大家獻唱國語歌曲。其實,早年她也曾和陽帆出過一首國語單曲「一種感覺」,這首歌在當時可是KTV點歌榜的常客。


  「其實,平常在卡拉OK堙A也常常唱國語歌,所以對我來說,唱國語歌也沒什麼大不了的。」在等攝影師換景時,江姐閒聊著。這次,她和李宗盛,小蟲等詞曲大師合作,這樣子的組合真的是令人期待又粉望,不知又能激爆出什麼令人訝異的火花!大家都很期待這張專輯,因為以台語歌后的姿態跨到國語歌壇,應該別有一番風貌,「大概都在等著看,會不會有台灣國語,哈。」江姐大方地笑著說。

曲風與造型

  江蕙每次出「輯」,都給人不同的驚喜。像是曲風的變化,瀟灑豁達的「半醉半清醒」、深情激昂對唱的「月娘啊!聽我講」,或是美感動聽的「夢中之歌」。而這次除了表現一貫的「江蕙情歌」風格外,還有什麼不同的呢?「說實在的,我自己覺得還是比較適合唱抒情歌,因為私底下嘗試過快節奏的歌,感覺還是怪怪,不過這次的專輯中,有比較多的變化,像是加入了恰恰或是探戈的節奏。」


  在造型上,這次可是花了手筆的,讓人感覺洗盡鉛華的平凡之美。唱片的造型找來了國內設計大師Roger,力求圖新。而在洽談這期封面人物的造型時,我們除了想表現出江蕙獨特的氣質之外,更想秀出成熟女人的多面化。不過江姐也很有勇氣接受新的挑戰,像是封面的民俗風,江蕙就玩得不亦樂乎。


  另外一套粉紅加亮片,可是今年的流行喔。一個典雅高貴的江蕙就這樣子出現在我們的面前。聰明的藝人,總是勇於面對新的挑戰,對於這樣子的改變,江蕙能接受,而我們終於也可以大聲的說出來,江蕙不只是一個流行歌手,她更可以是一個兼具生活流行感的藝人。

  其實對於穿著江姐是有自己一套的想法,「站在鏡頭總是要謹慎些,不過所有造型的事我是不傷腦筋的,全部交給專業的造型師來作,因為我的工作是唱歌。」那私底下習慣怎樣的穿著?「T-Shirt加牛仔褲或休閒褲,很休閒,其實休閒也是另一種風格,只是看你自己怎樣搭配。」


晚婚的約定

  談到婚姻,已有現居美國男友的江姐,個性直爽似乎也沒有特別急,不過在台宣傳的時間,當然是每天固定至少有一通越洋電話。而對於感情,「愛情的來去是可遇不可求的。」力經過大風大浪的江姐,語重心長地說。但是,唱了這麼多年的情歌,其實,江姐也是了然於心。


「晚婚」宣傳照片

  提到這次的專輯,其中最受注目的兩首國語歌,江姐的想法是,「我非常喜歡李宗盛作的這首『晚婚』,」江姐心有所感地繼續說,「因為這樣的心境似乎是現代人常會遇到的問題,當然我目前也算是個例子,更有許多感觸,所以唱起來更是特別有感覺。」這樣看來,詮釋上必定有絲絲入扣的感動,可以傳給心有同感的朋友。

  「我在等,世上唯一契合的靈魂……。」等待,或許不是對待感情最好的方法,因為,如果因緣際會中,擦身而過之後,還要再等百年的緣分,那麼該共渡一生而又錯過的人,該用怎樣的心情來生活?「晚婚」,江蕙要獻給所有為愛苦撐的現在都會人。

盡善求盡美

  在整個專題的配合過程中,其實是一再地溝通,即使到了拍攝現場,江姐還是不厭其煩地,聽著服裝設計師解釋所搭配的概念,而在拍攝時為了力求「完美」,在攝影機旁放一面鏡子,好隨時表現最好的姿態,真是典型處女座的作風。


   勇於面對自己是現代人必學的課程之一,即使是閃光燈前的藝人亦如是。但是更多的理想必須將之轉化為行動及力量,就像是這次江蕙選唱了兩首國語歌,「當然我是不會放棄台語歌的,因為還是唱台語比較容易融入。」


  就像在閒聊中,江蕙說的,失去的,我們必須從眼淚中學會感謝,無須迷戀,而對於未來,帶著成熟女性溫柔,江姐最後說:「雖然偶而在夜裡還是會迷惘,但是我會更加珍惜所擁有的一切,把每一首歌唱好,對於未來,我已學會不要亂想不要猜測。」


回「期刊與專文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