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江蕙早期的歌,使人感受到在茫茫大海的海邊,對人、事、物的悲愁與哀傷,海浪、行船人、海岸、船起動的銅鑼聲、海鳥、船等的動人心弦的景象,加上情人為了以後兩人要過快樂的生活的美景,而努力的要出港去波濤洶湧的海上捕魚的辛勤工作,那種離別的無奈,很深刻的使人在腦海裡醞釀而逐漸的激動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 在江蕙所唱的歌曲裡,從早期到現在,大約可以分成幾種類型來賞析,第一種的類型為海船型:「惜別的海岸」就是這一種典型的歌曲,首先以海鳥的啼叫聲和海浪的洶湧音效呈現海邊感傷的意境,再以江蕙充滿哀淒的真情聲音,立體式的唱出對思念的愛人,一種期盼、等待、孤獨無奈的悲哀心情寫照,反映出討海人家相戀男女的無限相思情調,那也是早期社會經濟還很差的討海人家的現實生活、工作的情況。

        歌詞中有「不平靜的海泳聲,像阮不平靜的心情……。」,為一種比喻的心情寫法,海浪是那麼洶湧巨大,而人的悲愁也像海浪那麼多,是很動人的。海浪是藍色的,有人說藍色是一種憂鬱的象徵,翻滾的海浪那麼多那麼沒完沒了,想念在海上捕魚的愛人時,如果心情也是那麼憂愁,那是多麼的感傷啊!

        歌詞寫出女主角走到了海岸邊,對一直相戀的愛人,感嘆現實的環境,逼的兩個人不能時常在一起,海岸是兩個人在一起時很喜歡來,很快樂的地方,但也是使人悲傷的兩人分手的地方,因為男主角已坐船去海上補魚或去異地工作打拚前途,以創造兩人以後美滿幸福的生活,在精神上兩人是深深的愛著的,但在物質上卻要去追求更充足的需要,所以男主角需要和女主角分離一段日子,去賺更多的錢。在女主角思念男主角時,又走到了海岸邊,她又想起了心上人坐船離去的離別情景,孤獨的她聽到海鳥的啼叫和海浪的洶湧聲,更覺得很悲悽無奈,但也只有期待心上人滿載魚貨或事業成功回航時,兩人再愉快的在一起啊!有理想就有希望,歌曲中描述女主角走到海岸邊,想念著愛人,感傷的對於兩人以後的前程,抱著共同的幸福的期待,那呈現出人只要肯奮鬥、努力工作的話,一定有光明的前程的正面意義,也是臺灣人勤勞不懈的打拚精神的象徵,聽起來很有動人的情調。

        「苦情姊妹花」一文曾在民生報刊載過,是描述江蕙一家人在南部貧窮的景象,為了改善生活而搬到北部想要改善家計的悲苦、無奈的過程,北投、三重是他們重新奮鬥的起點,但是現實的社會,殘酷的人生,小小的江蕙和江淑娜,歷經走唱的堅苦過程,從無酬到微酬的演唱,體會過不少人情的溫寒,了解不少人性的喜怒哀樂的景象,二姊妹不為惡劣環境而退縮,反而更加努力的力爭上游,磨練出紮實的歌藝,而能逐漸唱出使人感動的歌曲,那是深刻體會過下層社會的悲慘人生的生活,加上她們老天賦予的美音嗓子,才有日益突破的歌唱成績呈現出來,使很多聽眾感受很特別的共鳴歌曲,能回想起內心潛伏的真實情感,有的人會哀嘆,甚至落下淚來...。

        「苦情姊妹花」文中曾敘述江蕙一家人曾住在三重的河邊北街,那是破舊的連房矮屋,那很使人會聯想起如果颱風來侵襲時,淹水的災害情景,而颱風來襲洪水淹過後就會出現那種霉溼的怪臭味。其實以前我也曾住在三重的河邊北街,那種破舊的連房矮屋裡,記得那時我是第一次從南部到台北工作,剛來時,住在三重淡水河邊租來的舊矮瓦屋裡,幫忙父母經營的小吃生意。我曾利用晚上攤位客人比較少的時間,自己走去淡水河邊欣賞一下風景。

  看到台北橋上忙碌的燈光人車來往,我又想起很多的人是不得已惜別故鄉的親友來到台北工作生活……,我想起曾經為了省車錢,就從重慶北路那邊走回三重的家,走路雖然辛苦,但是在橋上能看到兩岸的燈火曳麗的更遠,也想到那是沿續到淡水那邊的大海的,就像人生的奮鬥過程也是遙遠艱難的,如果人生是一片大海,那不論遇到多大的風浪,一定要克服,才有幸福美滿的生活啊!那也是我們一家人從貧窮落後的南部鄉下,到北部富裕熱鬧的城市的目標和期望啊!。夏天,有一次颱風來襲,麵攤暫停營業,深夜十一點多,睡在鐵架床上層的我,聽著收音機廣播說颱風明天清晨三點左右會過境北部,淡水河沿岸的住戶應特別防範海水倒灌!我就跟父母親說了此事,母親立即起床,多點了幾支蠟燭,全家人開始搬一些衣服、重要物品等到上層的床上,以避免被洪水淹到。

        狂風暴雨中,明滅不定的燭光中,我再睡了一陣子,朦朧中聽到母親大聲的喊叫:「大水來了!大水來了!」全家人都驚醒起床,流入房裡的洪水逐漸升高,父母親趕緊拿著重要物品和滷料(躲避洪水時能做為充饑食物),為了聽颱風消息,我也帶著收錄音機跟著家人逃難出去。房東兒子這時剛好拿著手電筒出現了,叫我們去閣樓上躲水災。閣樓媕蝶﹞F房東一家人和租屋的人,閃爍的燭光中,大家都很倉皇,聽著樓下逐漸升高的水聲,大部份的人都無法入睡,這時我帶去的收錄音機轉開電台節目,聽了颱風的動向後,知道洪水會繼續淹高,大家心情更加惡劣,晨曦出現後,我看到洪水再差兩尺多,就會淹入閣樓堙I使我感慨不已!因為看到如海浪般的洪水就在眼前躍動著,發出了恐怖的流水聲,閣樓媮袓曭漣畯怴A不就像擠在一葉孤舟上在洶湧的海浪中那種無奈孤苦的景象,那時我們心裡都充滿期盼洪水不要再升上來的悲嘆……,還好洪水不再上升了,風雨也逐漸變小了。

        到了下午一點多,洪水才逐漸的消退,傍晚,洪水已退到半尺多高,大家才下去整理家園。眼看著那全被無情洪水淹沒的家具,更沾滿了泥土烏黑的臭味,大家還是提起精神,開始整理著家園。

        江蕙曾歷經那種下層社會的苦難生活,和那颱風來襲時,災民傖惶的躲避洪水,那時的人命無價值的觀感和求生的窘況,想像實在也很使她難以忘懷的,大概江蕙經過這種被洪水淹過的體驗,和對那洶湧海浪般如猛獸來襲的洪水,摧殘貧苦人家的無情,並要長時間忍受洪水淹過家具後那種霉濕的臭怪味,還堅持度過災難而能重新創造美好生活的深沉意念,才能深刻的體會而唱出如捕魚人家在洶湧海浪堅苦工作的景象寫照,和那種海邊捕魚人家男女戀人無奈的惜別悲嘆啊。


回「迷音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