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標題


Rachel Chen 2003.2

台灣最美麗的聲音 ─ 台灣真感動(註)

  身為台灣人,真正懂得欣賞台語歌,懂得母語台灣話的「美」,卻是成年很久以後的事情;而讓筆者發現台語歌、台灣話的「美」的推手,即是二姐江蕙。

時間須回溯至上個世紀。

  嚴格說來,二姐奠立其在歌壇地位的那些年(一九九二年~一九九六年),正是筆者身在東瀛異國求學的時期;如果說,一九九二年「酒後的心聲」的問世,是台灣台語歌壇絢爛光彩的開始,那麼,筆者要說,也是我身為一個台灣人,真正親近本土的肇始,也因為身處異鄉之故,對於祖國台灣,除得以用另一角度加以審視外,這份對於台灣本土的情感,無形中根深柢固,是斯土斯人情感的自然體現;就在那某一年的某次歸國省親之旅,家中的一張「酒後的心聲」伴唱VCD,讓筆者一腳踏入了台語歌、母語台灣話的「美麗新世界」。

  記憶中,十來歲時,聽「惜別的海岸」、「你著忍耐」、「不想伊」,是尚不黯世事的強說愁;二十多歲時,聽「酒後的心聲」、「感情放一邊」、「等待舞伴」、「半醉半清醒」,是情感挫折後的晚熟;現在,聽「紅線」,已然是人生另一境界層次的提昇。

  有別於「惜別的海岸」、「你著忍耐」、「不想伊」時期,「酒後的心聲」,是筆者「重新」認識、喜愛二姐江蕙的開始,一直到現在,始終未有更迭,江蕙的每張專輯,都是喜愛音樂與歌唱的筆者,架上不變的收藏,而對於總是身在異鄉的筆者而言,江蕙的歌與歌聲,是永遠最佳的心靈寄託。

  在過去的數年堙A二姐四度榮獲金曲獎肯定,三連霸傲人的成績,天后的容銜,實至名歸,然而,在筆者心目中,得以貼切形容二姐的,應該是那份屬於台灣人的美,無論是內在或外在;歌手要長久屹立不搖,勇於嘗試,且獲得實益效果,是極重要的因素,加入新東家後的二姐,與點將、大信時期截然不同,變得更年輕有活力,也褪去了昔日苦情的形象……

  二十年前,二姐的歌聲,已「功力深厚」,二十年後,益已「爐火純青」;二十年前的「滄桑、苦情」,二十年後,已如蛻變後的「美麗花蝴蝶」;二十年前的「階層之音」,二十年後,已成為「全民之音」、「台灣之光」;然而,可貴的是,二十年後的「江蕙」,仍與二十年前的「江蕙」一同,依舊平易近人,是台灣最美的典範,更是台灣人的驕傲。

  年少時聽「惜別的海岸」、「你著忍耐」,懵懵懂懂,只依稀記得該二首歌所給的「悲悽」感受,現在再聽這二首歌,已知道這二首歌對二姐而言,是人生轉戾點的開始,於是更加添了一份感動……

  「人生未必盡是荊棘滿佈,更未必盡然坦途無限。」

  二十年,是人生旅程的一部,二十年,是許多人生經驗、故事的串連與排列組合;與其說二姐紅了二十年,更適切的說法,應該說二姐努力、認真地過了二十年;二十年足以淬煉、造就出一個人,就端看個人如何修行,命運掌握在自己手堙A努力與實力,永遠是創造成功的不二法門,而珍惜、惜福與不迷失,更是人生最終該修得的功課。

  「二姐做到了!」

  是台灣人的韌性吧?!也正是筆者所深感推崇、敬佩二姐之處;相對於茲,生長在優渥家境的筆者,未曾養成驕縱之氣,也很勇敢地在人生旅途上活得努力、認真,雖然,人生無處不是挫折,然而,跌倒後爬起,努力、認真地面對一切,不也就是人生嗎?!

  俗謂「人生如戲,戲如人生」,筆者認為,同樣地,歌中有著人生縮影,人生也彷彿是首歌。

  從國中開始收藏第一張專輯卡帶開始,音樂與歌唱已成為筆者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;二姐的歌堙A有台灣人最美、最深且最善的感動,二姐的歌聲,伴隨著筆者一路走來,時時輝映著筆者每個人生階段中的小故事,牽動著筆者每個人生階段故事堻戽`的感動 ─ 無論是親情、友情或是愛情,無論是熱戀亦或失戀,也無論是形單影隻亦或儷影雙雙……

  「落雨聲」,提醒筆者記得常常打電話回家給媽媽,雖然台北與高雄間並不是太遠;「半醉半清醒」,讓筆者懂得「搏感情,就愛寸步留」;當年「感情放一邊」的闊氣,已被「等待舞伴」代之;而今「紅線」,是淡淡的期待不悲傷;時而「歡喜唱歸暝」,找知己「真心開剖心內話」……

  二○○三年元宵時分,寫下這篇文章的同時,也沉醉在二姐的歌聲堙A優遊於冷峻的法律條文之外,二姐的歌與二姐的歌聲,柔軟也堅定了筆者的心,試想,在音樂的國度堙A有著相同頻率的交集,又何嘗非人生一大樂事?

  如果可能,希望有那麼一天,和二姐同台高歌,是筆者小小的心願呢!期待「小江蕙」遇上「江蕙本尊」的那一天……

  衷心祝福二姐,身體健康,心想事成。

註:題名取自電視節目名稱,為「合理使用」,應無侵犯著作權之虞。


回「迷音」